海事局局长

昊翔痴汉,短小不精干

[昊翔]Loblolly


一首歌一个故事系列-《蓝莲花》
原著向BE
昊翔刚分手设定
配合《蓝莲花》食用口味更佳


周围很吵,大力拍打桌子的声音,男男女女夹杂混合的诡异的笑声,男人粗旷的嗓音在耳边环绕,快要爆炸。他们面目狰狞,却非常快乐,究竟这份快乐从何而来?

他捂住耳朵,却挡不住逐渐清晰的喧嚣,他微微颤抖着,内心深处的绝望不断涌来。酒精麻痹小脑,职业选手碰不得酒,不过没有关系,反正他已经退役了,他的职业生涯,他的感情生活,都结束了。

四处一片旖旎,尖锐的摇滚乐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中胀满。他醉了,又好像没醉,他未感到一丁点快乐,只有奇异的力量在胸腔中翻滚,空气变得稀薄,肺内的氧气快要被抽空。他喘了几口粗气不顾一切扒开人群逃离这个地方。

酒吧街闪耀着迷人的各色光彩,街边偶尔有几个酒鬼走过。他买了包烟,蹲在便利店门口。头发杂乱地散下遮住了原本光鲜的脸,学着叶修的样子夹好烟,点燃,然后看着它静静燃烧,不断掉落的烟灰象征它消失殆尽的生命。他把烟凑到嘴边深吸一口,猝不及防地呛出了眼泪,他用力的咳嗽,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,迷惘中也没看是谁,直接按下了接听。

“咳咳咳…喂?”

电话那边熟悉又无比遥远的声音传来。

“过来把你的东西收拾走吧。”

“晚点,等我再玩会儿。”

“你在哪儿?”

“要你管…呕…”酒上头后是种罪过,他抱着边上的电线杆呕吐,全是酒水。

“你喝酒了???”

他果断挂了电话,专注于吐出之前翻滚的酒水,任铃声不断响起,屏幕亮起又黑下去,后来干脆关了手机。
说到喝酒,这个城市的大部分人首先都会想到酒吧街,唐昊也不例外,听见手机里机械冰冷的提示音,暴戾地捶向方向盘,一路奔驰到达酒吧街。

这个点街上人声鼎沸,唐昊无暇顾及太多,随便找个地儿停车就跑进人海里,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。孙翔接电话时没有嘈杂的音乐,估计是在酒吧外。唐昊有些抓狂,片刻间额上就沁出不少汗水,终于在便利店门口找到那个人。

男人的样子颓废不堪,吐完了,就蹲在门口抽烟,点烟的动作开始娴熟,也不管焦油充斥肺部的难受,吞云吐雾中他明白了很多。他低着头,没人看见他的表情,就像失了魂。他只是木纳地凝视眼前的台阶,不知道在思考什么。

唐昊上前一把掐了他的烟,拽起他的领子逼迫他正视自己。

“你他妈发什么神经?”

孙翔盯着他,抿紧干涩的双唇始终没有说话,就像唐昊这个人是透明的,他看透了他,眼底只是淡漠,那双总闪着希望的,如若藏着璀璨星空的双眸竟有一天也会这样失去了生气,黯淡无光。

酒精没有带给他快感,反倒让他的意识愈加清醒。他不想开口,任唐昊把他拉上了车,他头抵着冰凉的车窗,又重复动作点燃烟。

唐昊闻到烟味眉头紧锁。

“你不抽烟的。”

“刚学会,事情总有变化。”

后来谁也没将对话续写,恐怖的低气压如巨石直抵他们心头。像商量好的一样,没人打破沉默,直到车上的音乐突兀的响起,男人的声音低沉,混合着浓郁的沧桑。

“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你对自由的向往,天马行空的生涯,你的心了无牵挂。”

熟悉的旋律勾起孙翔很多回忆,就这一首歌,好像贯穿了他们所有的感情,让他们无条件的沉沦。甚至在分手后,他们还是可以一起听这首歌,只是谁都没有借口再去亲吻拥抱。到头来也怪不得谁,如果可以的话,顶多怪这首歌,若不是这首歌,他们也不会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守。

孙翔很不安,越往后听越无法保持冷静,脑海中不断勾勒曾经,小心翼翼砌好的墙霎那间崩塌。他仓皇的关了音乐,终究无法保持高傲的姿态,他扯过唐昊握着方向盘的手,卷起一小管袖子,咬牙把烟蒂往本洁净光滑的手臂上碾灭。自始至终,唐昊没有做出任何反抗,他就那么默默的,忍痛看着伤口的红肿,那快被烟头烫伤的地方很快失去了原本的颜色,是怪异的,同时也包含了他们有过的全部。

从今以后,不可能冰释前嫌。

孙翔把烟头扔向窗外,取下安全带,神色冷淡:“都自由了,今晚我搬走以后,别再联系了。”他走的很决绝,好像没有一丝犹豫,就算有,也不为他所表现。

唐昊没再追他,只是编辑了条短信。
“抱歉。”然后把那个名叫傻/逼的号码从通讯录里删除,他瞥了眼伤口,这是孙翔给他的,刻于心底的痕迹,是他一辈子无法删除的。

他们互相折磨,互相亏欠,这样他们才会将对方铭记于心。

黑暗中的街区依然闪着微光,不知是哪家店又放出这首歌——

“穿过幽暗的岁月,也曾感到彷徨。当你低头的瞬间,才发现脚下的路…”

已满是泥泞。




和几个傻逼们一起写的系列,大概还会有几篇,一首歌一个故事,好,好,很喜欢。